电影在线
你的位置:欧美性爱网址 > 电影在线 > 海清承包了今年娱乐圈的全部笑点
海清承包了今年娱乐圈的全部笑点
2022-08-05 04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52

中年喜剧人海清老师,又来输出搞笑名场面了。

这次海清施展自己喜剧天赋的舞台,是在一个被大家转发了上千次的影视片段里。

于是我慕名去找了海清新作的出处,《张卫国的夏天》。

我发现,这可能是海清演过最招人喜欢的角色之一。

黄磊迎着风撒骨灰,为父亲举办江葬仪式。

没成想骨灰一半投江做江葬,一半撒在海清的嘴里变海葬。

海清一边抹脸、一边用南京话围剿黄磊的场面,被江边的其他游客拍下,几经周折又传到了海清剧中老公刘奕君的新闻直播间里。

他逃,她追,他们在电视台直播间插翅难飞。

当海清得知撒到自己嘴里的灰是别个父亲的骨灰时,她贡献出了这部剧目前为止的笑点TOP1:

“要死啊,我还吐出他爸的一个骨头!”

好一个化零为整的语言艺术。

不光是语言好玩,海清在剧里的人设,也比以前轻松了很多。

没有催老公挣钱、让小孩升学的KPI,不需要围着家庭团团转,海清不再是刁蛮媳妇、鸡娃母亲。

当她摆脱了以往咄咄逼人的“暴躁怨妇”人设,就能本色出演中年搞笑女。

从海清为数不多的镜头中,能看出一个全面升级的中年女性形象。

她追问黄磊向她脸上撒的是“撒子东西”时爆出的几句南京话,让她多了分幽默和娇俏。

齐耳短发变长发,她时髦了许多,还有了精心搭配的服装造型。

跟女儿同框,终于不像是为了孩子失去自我、拿件罩衣外套就披着出门,急急忙忙给女儿抢补习班名额的妈。

事实证明,在亲子关系的处理上,海清演了回尊重孩子梦想的母亲。

为了成全女儿的兴趣爱好,她无视持反对意见的老公和外婆,跟女儿站在统一战线。

从南京跑到北京找画室,俨然一副开明妈妈的模样。

除了育儿方面的长进,海清在婚姻爱情中的段位也提升了。

跟刘奕君闹离婚,几次摩擦争吵中,她都一反以前胡搅蛮缠的恶媳妇常态,成了摆事实讲道理的冷静一方。

刘奕君因为自己的业务能力问题丢了工作,回家后把气撒在海青身上。

没成想她见招拆招、就事论事,将老公的怒火全都顶了回去。

很难想象“讲道理”这三个字会从演了十几年刻薄媳妇的海清嘴里说出来。

而她的老公刘奕君,则像是自知理亏,吵不赢就撒泼耍赖的泼夫。

单看这张图,也能感受出海清的沉稳气场。要放在两年前,她早该站起来瞪着眼睛骂人了。

此时剧里的海清,有跟自己姓的女儿,有二婚后依然不和谐的夫妻关系、有变身高富帅的初恋,甚至还有一个待完成的跳舞梦想。

看起来人设也不算美满,但她的讨喜之处就在于,角色本身多了几分云淡风轻和“中年叛逆”。

她可以不在乎老公在外过夜不回家,不在乎孩子画画途中丢了学习。

看似“叛逆”的背后,是海清对幸福的轻松定义。

跳舞、画画,在别人看来是风吹日晒,辛苦又难出头的职业,在海清眼里却是能让自己开心的爱好。

她带女儿跋涉千里学画画,因为这不光是女儿的梦想,更是自己年少时被母亲拦腰斩断的舞蹈梦续集。

这个不让女儿跳舞,不让孙女画画,还不让女婿离婚的外婆,像极了海清这几年来一直在演的暴躁主妇。

海清说:“我们不要什么都听你的”。

她对母亲的宣言,更像是跟过去那一系列暴脾气女人形象告别。

以前的海清,总是以尖酸刻薄的形象示人。

大学毕业后演的第一个角色,就是《双面胶》里尖嘴老婆的胡丽娟:

给公公花钱治病,出力还不讨好。当着老公的面刺激婆婆,差点被老公掐死。

之后又演了《蜗居》里的虚荣媳妇海藻:

为了买房,顺马路吃灰式的攒钱。因为一块钱就指着老公的鼻子骂,把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气全都撒在老公身上。

她所演的角色不外乎被困在传统家庭中,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炸的女人。

而这炮仗的辈分,从媳妇逐渐熬成了妈。

不变的是站在老公旁,数十年如一日的经典皮肤:

宽松针织外套,眉上刘海齐耳短发,得体但无聊。

作为母亲的技能,永远是给小孩报补习班打鸡血,总因为忽视孩子的兴趣爱好而崩溃大哭。

和十年前催老公攒钱买房的心态如出一辙。

正当我以为海清要在新剧里继续歇斯底里时,这股绝望主妇的味道消失了。

在文艺电影《隐入尘烟》里,她扎根乡土,塑造出身体残缺却不怨不尤的坚强生命,演出正直、淳朴的底层农妇贵英。

在《张卫国的夏天》这样男主占了多半篇幅的荒诞喜剧里,她又从一脸苦相的暴躁主妇,变身自带搞笑氛围的抢眼女主。

身份转变之间,她所丢弃的,正是一种“怨妇”感。

这里所谓“怨妇”,并非要嘲笑现实生活中的任何女人。

它或指婚姻中女方寄希望于男方的依赖态度,或指家庭里母亲把赌注全都压在孩子身上的热切心理。

说千道万,这就是长期以来海清在影视剧中饰演的形象。

这种形象在剧里往往众叛亲离:因为暴躁浅薄、急功近利,她们被婆家欺负的同时还会遭到儿女的嫌弃。

剧中女人苦苦付出的行为,甚至不讨观众的喜。因为一张随时紧绷的脸,透过画面传来不幸福的味道。

让观众烦躁的根源,就在于她们想要越过边界去支配别人的意愿。

几乎每一部剧里,海清都说过类似的台词:

“我是为你好”

“我付出了这么多,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”

总结来说,她的角色都有一种催着大家一起走向“幸福”的焦虑心态。

角色最初都是立体的。但是经过长久的演绎,这些特征逐渐浓缩成名为“暴躁怨妇”的扁平符号,牢牢贴在演员海清身上。

所幸海清挑选的角色,及其本人,正在脱离这个趋于同质的形象。

2022年,是海清作为搞笑女被大家认识的一年。

虽说“你是我的神”距今已过去快十年,这一经典作品也有事先排演的成分。

但那个单膝跪地脖子前倾的场面,能被大家一次又一次化用在生活中,成为梗学经典,正因为大家看到了海清的B面。

刚出道时,和海清相关的新闻无外乎恩师黄磊对她如何严格,她如何惧怕黄磊。

又因为黄多多和黄磊长得太像,所以甚至连跟多多对视,海清也会心里发怵。

“你是我的神”的出现和爆火,让海清从被黄磊训斥教导的一方,转为轻松又快乐的主动方。

她不再是围着老公团团转的娇妻,而是把小鲜肉欧豪吓得不敢张嘴的搞笑大姐头。

最新的证据在于,今年海清已经留起了长发,不再让欧豪做她的神。

当然也从形象上和过去不怎么时髦的“暴躁怨妇”划开了界限。

现在演戏,她很少再瞪着眼睛吵架,或歇斯底里地怒吼。

取代紧张的,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舒展和放松。

这松弛感,不光体现在演技上,还出现在海清口无遮拦的访谈里。

海清曾经向记者讲过这么个故事:她当年最拿手的好戏是给黄磊和同学们表演“拉橘子”。

就是把橘子放在屁股底下,然后腮帮子一鼓,橘子就从凳子底下掉出来的那种“拉”。

前几天在《隐入尘烟》首映现场接受采访,她还创造出新的搞笑文学。

上茅厕时,海清差点被公羊袭击,惊吓中手机就不小心掉进粪坑。

当时正跟她连线视频的朋友看到如此场景,说出经典名句““这是哪儿?”

要说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褪去都市小媳妇的架子,那我想回过头重看2019年FIRST电影节。

当年她在台上即兴发言,呼吁各位导演多给女演员机会。

这一环节在网上争议不断。

一方面因为她一直有戏可演,另一方面因为她直接要资源的方式实在有些尴尬。

甚至还有人说她除了暴躁主妇,再演什么都会让人出戏。

群嘲之下,海清真的去演了乡土电影《隐入尘烟》。

导演说因为工期太长,拉不到多少投资,他和另一制片人兜里总共只能凑出几千块钱。

而是她真的愿意花一年时间,演一部低片酬、少流量的文艺电影。

作为组里唯一的职业演员, 上旱厕、给驴接生、 和农民男主角相互擦背。

学甘肃方言三个月,劳作累到起麦疹。

电影公映,再也没人说她演什么都是“黄磊的老婆”“方一凡的妈”。

说到最后,我真的很想拜托海清老师:能不能教教你老师黄磊演戏?

别再让他演什么都像黄磊了。